grand budapest hotel

[電影]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我最近發現,看衛斯·安德森的電影需要一樣特別的物事。不管你是入世未深的稚童,亦或是行將就木的老頭,只要你有這玩意兒,你就可以安全的進出衛斯·安德森的世界。看他的電影就像讀一本童書;書裡面的世界色彩繽紛、人物個性鮮明,他們的旅程奇幻又饒富趣味。即便故事裡可能出現殘忍或血腥的元素,衛斯·安德森也能巧妙的用詭異的幽默感帶過。

 

想要進入安德森式的大人童話世界,你就必須要有能夠穿越魔幻和寫詩的雙眼——和一顆赤子之心。

 

我們可以從很多角度去分析衛斯·安德森的電影和敘事手法。從他1996年的電影《瓶裝火箭》開始,他就一直用獨特且充滿童趣的方式去建構他的電影世界。對我來說,他最令人稱羨的能力,大概就是能隨時變身成一個小孩兒,帶領觀眾從一個無辜的角度切入並天真的企圖解釋錯綜複雜的成人世界。我們當然可以深入討論他鮮豔的電影美學、小說式的敘事手法、亦或是他電影裡那些苦中作樂的憂鬱小人物。以我平常寫影評的習慣,我也大概會從這三點下手。但我在看了他的最新作品《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之後對討論衛斯·安德森有了新的啟示:不要想太多!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是個令人垂涎三尺的電影。攝影師羅伯特易歐曼的影像充斥著鮮豔的對比和粉色系的色調,每一個畫面都像是米其林三星餐廳裡的甜品般誘人可口。不管是主角們在冰天雪地裡的遁逃尋覓,還是布達佩斯大飯店裡極盡奢華之能事的粉紅牆壁,整部電影裡的每個場景都像是安德森蛋糕上的一層糖霜點綴。面對這樣的美味,觀眾應該拋棄思考和理論,放鬆自己去享受一切。

 

話雖然這麼說,但《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仍是個可看性十足的電影。故事主要講述一名作家在沒落的東歐小國裡的著名飯店——布達佩斯大飯店裡,與該飯店的老闆季諾相遇,並在一起用餐時聆聽季諾如何從一個門房小弟當上了布達佩斯大飯店的老闆的故事。起初,季諾只是個普通的新進門房小弟,但他的上司,飯店總管葛斯塔夫卻對他青眼有加,把一身的本領都傳授給他。葛斯塔夫表面上雖然滿口詩詞、高貴不凡,但私底下卻以色誘已邁入垂暮之年的貴婦為己任。葛斯塔夫善解人意、伶牙俐齒,逗得貴婦們春心蕩漾,他也從中獲取不少好處。好景不長,葛斯塔夫的“大客戶”D夫人一日忽然猝死,而葛斯塔夫也被懷疑是殺害D夫人的兇手。更糟的是,二次世界大戰已逐漸逼近遠處東歐邊疆的布達佩斯大飯店。年輕的季諾面對如此巨變,究竟該默不作聲,還是挺身而出幫助自己的恩師呢?

 

衛斯·安德森一反常態,在一個看似甜膩膩的電影裡加入了謀殺和暗殺等等黑暗的元素。但整部電影仍不脫離衛斯·安德森一貫的尷尬式幽默和輕快節奏。異常的緊張感配上亞歷山大蒂斯普萊德詭譎又不失喜感的配樂讓《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彷彿劉別謙的鬧劇再世一般可愛又瘋狂。起初我還擔心華語觀眾是否會不理解安德森美國獨立電影形式的尷尬幽默,不過在試片時我發現不管男女老幼都被這部可口又可愛的電影逗得笑聲連連。我平常雖然不是個衛斯·安德森的擁護者,但我必須說,《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棒極了!
– John Wa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